FC2ブログ

管理人

流刃紫川(紫幻)

Author:流刃紫川(紫幻)
骸雲骸主推,雲骸副推,骸受激萌,兼愛雲受。


18相關:1869/6918,雲山/山雲,HD,1818,小言鋼X18

69相關:6918/1869,10069(白骸),6969,小言鋼X69

最近の記事

BLOCK ダークブルー

逆回転時計

最近のコメント

カテゴリー

計數の器

相關連結

推廣相關

フリーエリ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SAMPLE】試閱第二波放出(10/6修訂up)

   與白縱然對比強烈,卻又互補的如此和諧。

撬開相鄰方格的不踰矩,棋盤終究只是表面上的禮節。

 Fairy chess

「不可能的棋步」

˙

˙

˙

我不討厭你打翻規則搗亂秩序的瘋狂。

來,下一步,給我驚喜。

*試閱一


清悠古雅的首領辦公空間內部飄散著淺褐柚木的香味,淡淡的,滲人心脾。
反倒映襯了主桌上方一臉愁苦表情的澤田鋼吉。


澤田右手持筆的動作顫了顫,最後習慣性的扶額,指尖泛白捏緊著筆頭的力度深陷,長久握筆而微微變形的骨節靜默的扭曲成弧度,生活開始變奏的調子似乎始於會議上總會缺席的空位,有那麼一秒,他甚至想起了那忽悠而過的墨藍髮束,良久,他回神愣愣盯著手邊白紙亮煞的幾個體字,當頭棒喝的是自家雲守的剛愎自用,尤其在自己先前股起好些勇氣駁回其無理要求後變本加,這麼一想,左側腦緣發作了毫不遜色的劇痛,依據夏馬爾的建言,或許病根終究是首領這位子累積的擔憂導致。


雲守隻身闖入傑索家族北歐分部,擅自殲滅了對方留守的幾支精銳部隊,活口一個不留;那塊據點的動靜本應是派給晴守的勢力範圍,更遑論這下子騷動的爛攤子該誰收拾。


澤田捏緊了胸口,仿佛想藉著襯衫縐痕順帶舒緩情緒,可惜,這卻非牽扯區區幾個小嘍囉罷,不說錯殺敵方大將,由兩位守護者提出的報告書裡邊,天差地遠的語氣,晴守的無奈至極搭配著雲守的悠然自得,對比的很諷刺。一手丟開晴守長篇大論的怨詞,相對精簡的另一份報告書只簡單提點了幾句單詞,澤田自動歸類為那是雲守大發慈悲的解釋,細目一瞧,不乏那地方出現幻術師大規模爭鬥的殘跡的字眼,而自家雲守為了求證方便就宰了幾個太死硬派的傢伙,最末附上的是,瀟灑落款的不關己事氣息。


“該死的雲雀恭彌你能不能不要對六道骸那麼執著!”
這話,澤田鋼吉很想當著雲守的面吼出來,顧忌的是,自己擔不起稍後會浮現更強烈的赤字風暴,勉強的說服自己為了家族整體利益還是作罷,考量多時的顧慮碰上了那對難分難捨的災神顯得微不足道,澤田悲哀的想,怕是放縱某人胡作非為的習性早已根深蒂固——並中三年延宕下來的壞習慣,早一天要戒除才好。


即便他再清楚不過——六道骸這傢伙對於雲雀恭彌這個人的羈絆到何種程度。
無可取代,能讓最強守護者認同的敵對者,互補關係才能成立。


他是,通體透明澄的幕,混淆視聽。
他是白,毫無迴轉餘地的白淨,維護秩序。






*試閱二


成癮,對現在的雲雀來說未必是好事;不過,染上咖啡癮,倒是意料之外。
沒多去深究這和自己有些不搭調的舉動,隨隨便便的歸咎為習慣使然,要是那傢伙聽到了肯定咧著嘴恥笑他一番,順帶撇下幾句譏諷,再然後,便行蹤成謎好一陣子;但,這些都不是重點,他只知道,Espresso烙入味蕾的瞬間,他勉強透過淺褐色的波紋拼湊了某只欠揍的臉,最後,習慣性的擱下杯子,摩娑著殘留餘溫的杯緣。

不是義大利的Espresso不純粹,就像並非六道骸的霧守不稱職那般。


說起來,突發奇想是那傢伙的本性,印象所及,六道骸總愛搞些不常見的場景畫面來吹噓自己的高尚格調,雖然在雲雀的觀點來看總是愚蠢的可笑,也逐漸默許般的隨他起舞,或許這會是導致六道骸樂此不疲的要素,但起碼分寸倒還是識相的拿捏妥當,除了某些時刻,太過頭把他給激怒,最後就會聽見那傢伙辯解不過是個引子,譬如,初次會面的契機 。


搽的晶亮的玻璃映出了毫無波動的臉,雲雀下意識別開頭,不諱言,少了某只鳳梨的陪襯,赫爾辛基的夜景也顯得乏善可陳。


咖啡透了底,擱在正前方的筆電適時的躍入螢幕保護程式,腦子好一陣子處於待機狀態,雲雀愣了神,沒能立馬察覺螢幕上頭交雜一塊的線條起了些許變化,糢糊的點點滴滴雕琢著人臉輪廓,就在不到50公分的距離,由遠至近的緩慢的飄出熟悉氣息,雲雀眨了眨眼,一回神便被螢幕前方鑽出的目光扎的生疼,那幅臉部特寫突地放大,伴著招牌似的KuFuFu送入雲雀的聽覺神經,讓後者心下一顫,曜石般的細目帶上了幾抹驚愕。

還沒完呢。
雲雀不能否認他確實讀到了這個訊息,無聲唇語傳達的還有那只不規矩的爪子迸出了螢幕,拽緊了他來不及收回的手腕。


「……還不放開?」
「不這麼做也沒什麼稀罕的吧?對你來說。」

睨了眼六道骸不懷好意的親近,雲雀心生一計,眼明手快的〝啪噠〞闔上筆電,如預期的,傳來某人的痛呼聲。幾乎是同時,痛快兩個字足以形容雲雀目前的心情,非常好,這代表著某傢伙的的確確存在這個空間,指節喀啦喀啦響,雲雀捏緊了拳向對座的骸招呼了去。


「唉呦,脾氣硬的呢,不給虧就說聲。」骸捂著鼻子,他早該預料到雲雀這人視常規為枉然的事實,總那麼準的轉了把方向直襲他的本體也不是太突兀的事兒,這也難免,或許可以解釋為吃多了悶虧學乖了的事實,這麼一想,骸不由自主又笑出了聲。

「怎麼,大白天的也想從棺材爬出來嚇人?」刻意忽略對方眉毛上翹的不自然弧度,雲雀扔了個白眼。
「親愛的,你知道就常理而言,死人是不能回話的;順便,咒人死是不太好的習慣。」揮開滿是裂痕的外衣,骸一把摔在鄰座空位上,順手攏了攏領子,不意外收到來自雲雀方向捏爆玻璃杯子的聲響,接著道 「啊呀,那我說,這次是從微波爐鑽出來的,信不信?」

「真遺憾,五分熟我還比較欣賞。」啐了聲,枉顧手掌被玻璃碎片劃傷的絲絲血痕,雲雀站直身子,將筆電往骸的方向一送,「老地方,別以為翹了班就能偷懶。」



骸乾笑,還真是一絲不苟來著,他閉眼都看的見所謂老地方的排程堆到天邊去的工作量。不過,當務之急也不帶這些沒情調的工作事宜,反手抓過雲雀即將離開的袖口,倏然失了平衡被扯了幾步過去讓雲雀有些懊惱,眼角卻瞟見骸右眼的水晶體透著幾抹暗紅色調,讓他憶起了前幾天泡在夜店上桌的Black velvet,辛辣之餘也帶有不容混淆的細膩,一時之間,雲雀重疊了這類似的感覺,反觀骸,不作聲抬首盯著他,不多不少的七秒,事後雲雀回想這沉默大概是六道骸這輩子最安靜的時刻了罷。


說不上對峙,不發一語的蔓延詭祕的扎滿了空氣,幾乎是立即性的,反光過後的刀刃接二連三破壞了這股寧靜,雲雀恭彌手腕一轉掙開了骸的手,另一手忙不迭的亮拐格開襲來的小刀,定神細看,不難發現刀刃後邊連著的鋼琴線,好樣的。


「怎麼,那幾斤的嘍囉不夠你消氣?」骸也不著急的哼著小調,轉為支額斜睨眼前明顯神態有些意興闌珊的雲雀。
「說的倒好,比你弱的充其量只是環保效應。」咂著嘴,雲雀一臉的鄙夷,餘光卻沒放過不遠處遮臉的那抹賊笑。
「真榮幸,是承認我的意思嗎?”骸接收了續杯的Espresso抿了下唇, 「還是我該慶幸,雲守轉性成了環保人士?」


雲雀撇頭,毫不搭理骸的調侃,浮萍拐專注的甩出一道流線型,擔當先鋒的錘鍊直向著偷襲者方位爆衝而去,偷襲者一把扯下桌巾技巧性的借力避開拐子的攻擊範圍,一手撐著櫃檯俐落的躍進兩人的視野,翹的紛亂的軟金色遮住了來者的眼神,卻不掩惡劣笑意的張狂。


喧囂蘊滿了店內氧氣,比例失了衡,在發佈攻擊的剎那就免不了騷動,不相關人士們紛紛自動迴避,更精確點說,在瞧見西裝筆挺的雲雀踏入店門時,方圓三公尺的生物便絕了跡,手黨竄動也絕非新鮮事,局外人還是摸摸鼻子閃遠些來的上策。就有那麼一次,六道骸也拿這副景象調侃著雲雀,結果不若換來整間店面的廢墟樣貌,始作俑者反倒事不關己的叼了根吸管,捏著一只紙杯蹲在尚顯完好的鐵櫃上方,堅持喝完最後一滴奶昔。


「太好聽了,不如說是資源回收筒,哈哈。」捧腹般笑岔了氣,貝爾誇張放大的模樣連一旁的史庫瓦羅都看不過的賞了記手刀才讓他安份些,不到幾秒,貝爾故態復萌的叫嚷著王子不和你計較之類的云云,半晌,挑開右邊瀏海,一雙狹長細目直勾勾的對準了骸。



那是對紅瞳,瞇緊紮實的邪佞,似乎在諷笑著骸眼裡顯得深淺不一的六字。


「貝爾你小子,別惹事。」這情景卻把史庫瓦羅逼急了,一把將貝爾撈到身後,面色一整佇立於兩方視線相殺的交會點,明顯的大幅度舉動激起了六道骸的興味,他從未動氣,瞧對方內襯色清洩了底的拙樣就使他感到愉,看來這傢伙沒忘掉上回興起的事兒,沒記錯的話,似乎對瓦利亞造成不小的殺傷力。


史庫瓦羅侷促不安的扭動著義肢,冷汗涔涔浸透了背脊,上回栽在六道骸這傢伙的手裡的災難還沒消化,他可不願再葬送了自己的另一條胳膊,天曉得到後來他那陣子萌生乾脆學學九代目裝個莫斯卡招搖晃大街的想法,真夠蠢的了,要不是勞煩XANXUS打醒他,至今還得拘留在收廢鐵的工廠罷,他自暴自棄的想著。這場面看來,切入正題盡快了結才是正道,他打定主意接口道:「她,怎麼處置?」



若非貝爾也算的上是當事人,他壓根兒不想和這事扯上關係,可嘆命運總玩弄人心。
用的是女性的第三人稱,現場置身局外的也不過雲雀恭彌一人。







TBC(於8/25 早上十點整修正)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確認帖】收款相關 | ホーム | 【最新資訊】特典名單釋出/新12月香港場領/匯款通知全數發送 >>


 BLOG TOP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